FANDOM


克拉奇亞楓葉英雄為一個劇情副本,主要內容是在描述從海中升起的島嶼-克拉奇亞的故事。

故事劇情主要是在描述克拉奇亞千年前陸沉的始末,以及描述千年前一群來自異世界沃索爾的被稱為大師的人們,來到楓之谷世界之後所發生的事情,而這一切圍繞著被稱之為安提利昂的神祕結晶為主軸。

登場人物 编辑

沃索爾人 编辑

緋紅之心 來自沃索爾的英雄,是大師之中最強的一位,擔任著安提利昂的守護者。個性豪邁的他,曾有著幸福的家庭,和妻子可羅娜,以及包含舒班尼、奈羅肯等眾多養子一同生活。但守護安提利昂,卻為他帶來許多麻煩,包含妻子的逝去,以及兒子奈羅肯的不諒解...

奈羅肯 緋紅之心的養子,跟其他兄弟姊妹不同,有著極為強大的潛力,實力到後來甚至成為全大師當中最強者,但年少時失去了母親可羅娜,讓他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渴望著安提利昂的力量,希望能用它來創造自己心目中的和平,為此在劇情之初而與父親交手,是本作的最大反派,但不會有直接的戰鬥,主要透過QTE指令互動。

盧肯 緋紅之心的心腹,戰士,一開始玩家是接獲他的通知來到了克拉奇亞靠近守護者城堡的峭壁附近。

舒班尼 緋紅之心的養子之一,魔法師,個性較為怯懦,但跟奈羅肯曾經非常親近。

紐門諾 緋紅之心的養子與心腹,弓箭手,個性沉默寡言。

戴爾朗特 緋紅之心的心腹,劇中角色較少。

麗蓮妮 緋紅之心的養女之一,盜賊,在對抗奈羅肯的戰爭當中,為了自己求生存而背棄其他兄弟。

可羅娜 緋紅之心的妻子,有著強大的魔力,但由於緋紅之心把安提利昂結晶放置在家中,經常遭受覬覦的外人騷擾,在一次的事件當中為了保護安提利昂而死,造成奈羅肯個性的改變。

米勒 緋紅之心的養子之一,僅在奈羅肯回憶中出現,似乎實力在兄弟中是數一數二,在緋紅之心等人帶著安提利昂前往楓之谷世界時,並沒有一同前往,而和亨尼一同留在沃索爾的家中,被奈羅肯擊敗並逼問安提利昂的下落,並以亨尼性命為要脅時,把緋紅之心在楓之谷世界的情報告訴了奈羅肯。

亨尼 緋紅之心的養女之一,僅在奈羅肯回憶中出現。在緋紅之心等人帶著安提利昂前往楓之谷世界時,並沒有一同前往,而和米勒一同留在沃索爾的家中,被奈羅肯擊敗並逼問安提利昂的下落,作為人質,被奈羅肯用來要脅米勒。

楓之谷世界 编辑

珍博士 調查克拉奇亞守護者城堡的科學家,自幼不被家人重視,也沒有朋友,逐漸養成了專斷獨行的個性,但渴望被他人認同。與自己的研究團隊不睦,本作中的反派人物,在獨自調查守護者城堡時,發現了奈羅肯的雕像,與奈羅肯有了精神上的互動,被奈羅肯打動而協助奈羅肯。因此利用安提利昂的力量回到過去,企圖扭轉時空,協助奈羅肯完成他的願望。本劇情中的BOSS戰頭目。

福克威特教授 科學家,時空旅行者,後來在新葉城定居,平常會調查克拉奇亞全境的訊息,有著許多奇怪的儀器。

艾思博斯拉 新葉城的市長,撥了一大筆經給福克威特教授,要求他調查克拉奇亞全境的情況,僅在和福克威特的對話中出現。

永博士 調查克拉奇亞守護者城堡的科學家,僅在故事結尾出現。

故事劇情 编辑

ACT1 被遺忘的戰鬥 编辑

開頭,一千年前,在克拉奇亞,緋紅之心在和養子奈羅肯進行對峙,最終奈羅肯利用緋紅之心的心軟而狠心弒父,搶走了被稱為安提利昂的結晶,該結晶擁有控制時空的力量。

玩家接獲了一名叫做盧肯的戰士的求救而動身前往克拉奇亞靠近守護者城堡的峭壁某處,救出了盧肯,但盧肯似乎失去了記憶,此時另外一個收到求救訊息的人-福克威特教授,也現身了,請玩家和盧肯進他的其中一個研究室,嘗試用機器讓盧肯恢復記憶,並且讓玩家能進入盧肯的記憶內一探究竟...。不過這類探索記憶的儀器還有無法克服的一些問題,有時候需要處理產生的BUG。

在盧肯的記憶中,可以發現到盧肯是被稱為大師的沃索爾人,在一千年前,發現到緋紅之心死後,和眾養子們一起向奈羅肯復仇,最後除了因為害怕而陣前逃脫的麗蓮妮之外,舒班尼犧牲了自己封印了奈羅卡,奈羅卡化為雕像,而盧肯、戴爾朗特、紐門諾則使出自己全力摧毀了安提利昂而犧牲,整座克拉奇亞島因此陸沉。盧肯,奇蹟似的被傳送到一千年後,重新浮出水面的克拉奇亞,並與玩家見面。

就在此時,和自己研究團隊鬧翻的珍博士,由於團隊人員因為理念不合,加上珍太過專斷獨行而一一離去,珍只能獨自一人去守護者城堡,調查關於古代文獻所記載的,關於奈羅肯和安提利昂的部分,就在珍觸碰到奈羅肯的雕像,與奈羅肯有了精神上的接觸,並且雙方都由於有著相似的際遇,有才能但不被認可,因此雙方很快一拍即合。由於珍無法解除奈羅肯的封印,因此奈羅肯請求珍利用安提利昂的碎片,利用它來驅動雕像後方的傳送門回到過去,協助被封印前的自己。

ACT2 1000年並逐漸增加 编辑

盧肯在記憶復甦之後,請求玩家陪他到守護者城堡,在守護者城堡的大廳發現了奈羅肯的雕像,以及以安提利昂碎片作為驅動的傳送門,並且在守護者城堡的大廳裡面還發現了珍博士的物品,發現到珍博士利用傳送門回到了過去,嘗試改變過去,於是兩人也一同回到一千年前,準備阻止珍博士,盧肯也認為或許可以拯救緋紅之心免於被殺的命運。

回到了一千年前,珍博士告訴了奈羅肯關於他的命運,包括安提利昂被毀,舒班尼封印了他等未來會發生的事情,有了新助手的奈羅肯,打算改變計畫。不久之後,隨後傳送到一千年前的玩家,與盧肯失散了,於是往守護者城堡前進,一路上有著許多凶暴化的生物,很顯然的,這是來自未來的技術所導致。在城堡前與盧肯再見面,還是一千年後的盧肯,由於安提利昂的關係,最早和玩家見面的盧肯,似乎和原有時間點的盧肯合併了。兩人隨後進到城堡裡,告知奈羅肯的陰謀,希望能夠扭轉命運。相隔許久,再次見到還活著的緋紅之心讓盧肯十分感動,同時再次見到麗蓮妮,讓盧肯不禁憤怒斥責,但被玩家阻止(此時尚未發生麗蓮妮臨陣脫逃的事件,因此盧肯其實沒有理由責怪她)。大師們知道了奈羅肯接下來的行動之後,也打算採取不同的計畫因應,特別是舒班尼。

珍博士,除了改造了野生動物,更在河水的上游加了生化毒劑,將克蘭奇雅(克拉奇亞一千年前的名稱)的原住民們幾乎都腐化為效忠於她和奈羅肯的怪物。玩家在城外調查的時候,發現了舒班尼打算和奈羅肯好好談談,打算獨自解決,然而最後,玩家和舒班尼不敵奈羅肯,舒班尼更為了保護玩家而死。奈羅肯在殺了舒班尼之後,警告玩家不要再擋路,隨後一整群被腐化的原住民前來攻擊玩家,就在支持不住的時候,緋紅之心等人現身救援,並發現了舒班尼的遺體。隨後緋紅之心以舒班尼不喜歡吵鬧為由,支開了眾人,獨自陪伴舒班尼,並流下男兒淚。

奈羅肯殺死了舒班尼,心情也不好受,但仍決議和珍博士繼續計畫。

ACT3 來自沃索爾的男人 编辑

趁著緋紅之心等人不在城堡,奈羅肯和珍博士進入了守護者城堡,除了腐化了城堡的守衛之外,也成功奪得了安提利昂。玩家和盧肯一行人趕回城堡之後,卻發現為時已晚。尚未腐化的守衛和已經被腐化的同伴們互相交戰,而先一步趕回城堡的紐門諾和麗蓮妮也加入抵抗行列,然而,雖然歷史改變了,但依舊未改變麗蓮妮的個性,到最後因為害怕而逃走了,只留下阻止她未果,並且一臉錯愕的紐門諾。

在守護者城堡中的連番惡戰,玩家總算來到了接近大廳的長廊,卻落入了珍博士的陷阱,被困在珍博士的儀器內,而儀器內顯現了奈羅肯的回憶。包含被收養的經過,養母可羅娜的死去,來到楓之谷的始末等等,珍一方面與玩家講解奈羅肯的過去,另一方面嘗試利用記憶探索機器的BUG殺死玩家,但最後被玩家突破,看完了回憶之後掙脫了機器。(此時玩家和珍的對話會影響到最後得到的獎勵)掙脫記憶機器之後的玩家,隨機遭到珍駕駛的終極武器的攻擊。

ACT4 守護者的城堡的殞落 编辑

在此時,緋紅之心見到了奈羅肯,雙方在對峙,緋紅之心先以從玩家和盧肯處得知原本的結局,被奈羅肯殺死,以及歷史改變後,改由舒班尼被殺死一事質問奈羅肯,但作為一個父親,仍希望兒子回頭,奈羅肯則將自己長期的不滿發洩在養父身上,雙方的衝突一觸即發。

經過一番苦戰,玩家打敗了珍博士,並摧毀了終極武器,雙方都承認對方是強敵,即使珍回到過去擾亂了歷史,又做了許多不可原諒的事情,但仍希望給她機會,呼籲她回到一千年後並且離開克拉奇亞,但珍仍執迷不悟,最後打算自爆與玩家同歸於盡。在千鈞一髮之際,盧肯出現給了珍致命一擊,解救了玩家,兩人隨後到達了大廳。珍在彌留之際,想起來在一千年後和奈羅肯的會面,奈羅肯的夢想,還有自己願意在協助千年前的奈羅肯成就大業之後,陪同奈羅肯隱居...

盧肯先一步來到了大廳和緋紅之心合力對抗奈羅肯和墮落的城堡守衛,隨後玩家到來,在得知珍香消玉殞之後,想起珍在協助他時,那天真的表情,奈羅肯極為憤怒的展開攻擊。在玩家的努力之下,三人最終打敗了奈羅肯,這一次,由緋紅之心親自封印奈羅肯,緋紅之心忍痛將奈羅肯封印之後,為了不要重蹈原本歷史裡,舒班尼的覆轍,在封印之後將奈羅肯的雕像傳送到無人可及之處(同時也由於力量較強的關係,封印奈羅肯並未讓緋紅之心像原本歷史裡的舒班尼那樣力竭而死),並奪回了安提利昂。之後守護者城堡開始崩塌,三人趕緊逃出了城堡。

在離開了守護者城堡之後,紐門諾帶著倖存的城堡守衛,而戴爾朗特帶著倖存的原住民們趕來會合。紐門諾此時對緋紅之心說出麗蓮妮戰死的事情(善意謊言),一行人最後到島嶼的中心去,一個尚未被戰火波及的小村落去。

了解到安提利昂所帶來的不幸,緋紅之心打算親自摧毀安提利昂,但也會因此犧牲,即便眾人不捨,但一方面緋紅之心心意已決,另一方面這場戰爭和手足相殘也是因安提利昂而起,眾人也只好接受。緋紅之心最後分派各人的任務:紐門諾帶著剩下的沃索爾人(城堡守衛)回歸故鄉,並由紐門諾繼續帶領;戴爾朗特打算留在楓之谷世界,由於知道在安提利昂被毀之後,克蘭奇雅會沉沒,於是戴爾朗特打算帶領倖存的原住民另尋樂土,重建屬於他們的文明;最後是盧肯和玩家,他們將回到一千年之後的克拉奇亞,盧肯將成為新的繼承人。然而,玩家此時質疑如果摧毀了安提利昂,是不是未來就不會出現了安提利昂的碎片了?但是緋紅之心解釋了和安提利昂相關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如果未來沒有剩下的碎片,那玩家和盧肯回到過去基本上是不會成立的,感到時空相關的事情難以理解的玩家,說出了討厭時空旅行的話語。在跟緋紅之心道別之後,玩家和盧肯被傳送回一千年後。獨自一人的緋紅之心,在回憶起和可羅娜、舒班尼、奈羅肯,以及所有子女相處的時光,緋紅之心,也要結束他的使命,摧毀了安提利昂,克蘭奇雅也陸沉了。

一千年後,回到原來時間點的玩家和盧肯,發現自己在守護者城堡的大廳,奇怪的是大廳裡面關於珍博士的東西全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永博士在負責研究克拉奇亞陸沉和再次浮出的始末,兩人因為擅場城堡而被永博士阻止,但兩人隨後趕往了傳送門,破壞了傳送門,取下了安提利昂的碎片,盧肯正式成為守護者,但在離去之前,由於緋紅之心的任務,沒辦法將安提利昂交給玩家保管,但可以分享一部分的力量給玩家(勳章),分享完力量之後,向玩家道別之後離去,留下玩家面對永博士的質疑。永博士面對這混亂,有點不知所措,向玩家提問名字,卻意外發現名字剛好跟稍早發現的一本古書裡面提到的名字吻合,這本書以沃索爾文字書寫,尚無法解讀,到目前為止唯一能看懂的是一個人名,即玩家的名字。

隨後以麗蓮妮的觀點,講述了該書的內容,該書為麗蓮妮在玩家及一千年後的盧肯回到千年前開始記述,一直到事件結束,克蘭奇雅沉沒前這幾天的紀錄:首先麗蓮妮覺得一切都很荒謬,甚至對自己被指為臨陣脫逃的叛徒感到不解,然而看到舒班尼的死,以及奈羅肯和珍博士,以及其部隊的進攻,她越來越害怕,最終她也選擇了跟原本歷史一樣的選擇-臨陣脫逃,並躲藏起來。但對緋紅之心和其他手足感到愧疚,也對玩家感到愧疚,最後在事件落幕的時候,離開了克蘭奇雅,並留下了紀錄,讓後世知道自己的愚蠢。

感到好奇的永博士要求玩家說明更多,一方面把玩家請出了守護者城堡,但被玩家隨便找藉口打發,不過不死心的永博士希望玩家一旦發現什麼,能夠來新葉城找他。